数字化社会的转机

危机即是转机

从19年12月开始的新冠疫情显然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即便目前国内疫情已趋于稳定,海外疫情的蔓延依然让我们无法掉以轻心。紧张的国际关系因为疫情原因再度升温,技术封锁、贸易壁垒时隔多年再度崛起;疫情的封锁令让许多人丢失工作,不得不在互联网中谋求一顿饭钱,企业则因贸易大萎缩濒临倒闭,新一轮世界危机的阴影笼罩在所有人头上。我们不能否认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但就如字面意思一般,危机当中也存在着机会,或者说转机。分布式办公,视频会议,网络课堂与在线娱乐在新冠疫情的阴雨下茁壮生长;DC/EP等数字化金融则从理论迈向了社会实践。也许百年千年后,历史书在描述新冠疫情的内容当中,甚至会添上一句“加速了世界的数字化进程”

回想人类社会的进程,数字化的开端是什么时候?也许是1983年TCP/IP协议替代NCP协议成为主流时,再往前推演则是1969年的阿帕网,或许我们还能追溯到1837年摩尔斯在美国发出的第一封有线电报。数字化的重要特征是信息的载体从碳基世界的纸质载体转移到了硅基世界的电信号载体,这一“跨维度”的转变让信息得以在基础设施完成后以近乎0成本的方式进行传输。试想在没有数字化的时候,假设我们在1000年前后的宋代,你手头有一本很有意思的书籍,如果你想把这本书籍分享给朋友需要怎么做?如果你是皇帝,或许会让士兵经由驿站进行人肉快递,如果不幸是一位平民,想要分享书籍就得亲力亲为舟车劳顿了;而现在,哪怕你是一位年过古稀的人,只要找到这本书的电子版,轻点“微信分享”即可将他分享给他人,你甚至还能实时看到别人对书本的评价。数字化首先作用在了信息层面,为我们提供了千禧年以来繁荣昌盛的信息互联网(互联网2.0),这在新冠肺炎期间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试想,当你因为疫情不能出门,没办法和别人一块儿吃饭,旅游。由于人是社交动物,本能驱使你不断地寻找基本社交,你的唯一选择只有更加沉入你的手机或者电脑,这里面是互联网2.0时代为我们提供的精华。打开手机,想看视频有奈飞,爱奇艺,腾讯视频这些;想聊天有QQ,微信;想玩游戏有炉石传说和王者荣耀;甚至想学习还有MOOC和学堂在线。而电脑方面更不用多说了,疫情期间Steam在线人数不断突破新高,工作上还可以使用ZOOM等网络会议软件。想必今年国内疫情得以迅速控制,人们在家有丰富的娱乐和工作途径也是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上文提到的事情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但它们却在很早之前就展露头角。要知道早在十年前就有了爱奇艺,八年前就有了ZOOM,但直到今年他们才得以被大众所了解。我们可以把广大受众看成是消费者,消费者由于存在思维惯性,其行为一般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改变过来,就像移动支付在中国从2013年开始,直到2017年前后才被广大群众所接受。但如果有外在的影响因素,例如本次的疫情,消费者思维惯性的转变就会以几何倍数加速。相信大家对通过手机或者平板上课已经不再感到稀奇,网上办公加上网上开会也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甚至医疗机构也就势推广了早已准备完毕的网络医疗,如果没有本次疫情带来的社会封锁,以上情况恐怕要到2025年才能成为家常便饭。

但是,即便疫情加速了数字化进程,我们仍旧面对着本已摇摇欲坠的传统社会。美国的负债水平已达到3.7万亿美元,负债与GDP的占比几乎触碰到了二战时期的峰值;全球化导致国与国之间充满了连锁反应,美联储的大放水让其他国家也不得不进入宽松的财政措施,考虑到2008~2009经济危机与量化宽松财政措施直至今日仍然贻害四方——高企的房价与居民债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恐怕也将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如果央行与政府依旧采取传统金融手段进行市场宏观调控,即便缓解了燃眉之急,下一次金融危机的风暴只会更加凶险。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金融、财政领域的革新势在必行。

4月17日,一张农业银行内测DCEP并在成都等城市试点推行的消息不胫而走;Libra的一揽子货币计划最终修改为以美元为主的稳定币系统;领导人不断在正式场合强调区块链的应用……只言片语之间我们可以窥见全球最大的两个国家对于金融革新这一问题所提交的答卷。想要复苏经济,消费必不可少,然而如何将钞票精准的投递到需要的人手中一直是难题,伯南克利为此甚至提出了“直升机理论”,毕竟通过第三方机构放水,水只会尽可能地流向资产。这一历史性难题同样适用于数字金融,传统的数字金融由各大券商与银行把控,想要将资金精准流向用户依旧困难。为此,我们不仅需要区块链,还需要尽快将区块链的技术理念适用在金融领域。尽管DCEP的国内测试版本并未体现出区块链的架构,从已透露的消息来看,或许其采用了类UTXO结构,并可能存在钱包或者账户形式的个人账户,实名认证只对账户/钱包内转账金额产生影响,这些都能或多或少看出比特币与区块链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影响。正如前文所说,全球化加剧了世界的联动性,Libra与DCEP将不仅仅影响地区,或许它们还会引爆世界范围内的央行数字货币与加密支付的潮流。

我们正处在变革的峡谷,向前是展翅高飞,亦或跌落低谷,向后则是平庸。纵然维持现状是大多数人的本能,但风暴前夕,如果不再做好改变的准备,如果不随风飞向更安全的山谷,那么风暴来临后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我们可以见到国家层面对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逐步认可,那我们也应当推动行业逐步发展。区块链的历史还相当短暂,十年不过弹指一瞬,这也意味着其技术与应用发展不会简单。开拓时代要求每一个人都是多面手,能从尽可能多的方向进行拓荒,这也是作为从业者应当具备的素质和义务。正所谓: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从业者不能为行业做出贡献是非常悲哀的,因为这意味着该行业将走向慢性死亡的道路,所幸区块链行业仍在萌芽期,即使最后走向一条失败的路,留下的脚印也将警醒后人。而这次疫情肉眼可见的提高了人们的网络能力,或许两年前“啥是佩奇”宣传片中的老爷爷也学会了如何使用抖音与微信,而这正是区块链行业所需要的。一方面是区块链操作门槛不断下放,一方面是互联网受众不断提高,再加上国家层面的推波助澜,没有理由相信区块链会走向一个失败的未来,没有理由放弃对数字化社会的畅想,既然如此,我们该怎么,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